内涵网

赵有才葛才根是哪部小说_赵有才葛才根是什么小说

连载中

尸囊人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老睿说书 主角:赵有才,葛才根 标签:灵异,恐怖,鬼怪,惊险,悬疑

今天小编带来尸囊人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赵有才,葛才根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老睿说书,尸,缺人气而归一,黄土于死为尽头;囊,承百念而阴阳,俗世黄花一场梦;十年前,我因为工作分配到南海一个油田钻井平台上,因为一场操作失误,从油田里捞出了个漂亮女尸,怪事频频发生,工友死亡、夜半脚步声、人心失踪,最后请高人相助,方破解这一厄局。后因“悟性”不错,成为一名尸囊人,驻守三门镇,维护一方平安,保阳间太平。一场烟花雨梦,一段人间诡事,行走阴阳之间,行讳人之事,助乡民、行好事、破阴鬼。

尸囊人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尸囊人》在线阅读全文

尸囊人精彩章节:

那山沟子还别说,挺阴冷的,我俩一到那就感觉像是冰天雪地一样,时不时刮起一阵阴风。

整个山沟子都是漆黑一片,要不是有水流声能够冲淡那一丝寂静,我都不敢呆着。

葛大爷到了白天撒网的地方坐着,手里一直拿着尸囊袋,跟前插着把木剑,还抽起了旱烟。我也心惊胆颤的坐在他旁边,眼睛一直盯着水里头。

那尸夔真的会从水里出来吗,我不敢相信,也挺害怕的。

就这样干等着有半个多小时左右,我实在是撑不住身子了,因为太冷了,问葛大爷那尸夔啥时候出现。

他瞥了我一眼,带着笑意说:“先等着,待会还会用到你的童子身。”

我打了个冷颤,这老家伙咋惦记上我的处男身了,有股子想要逃跑的冲动。

心惊胆颤的过了十来分钟左右,眼前的这条小河终于有动静了,水面开始翻滚,一个被青苔包裹着的棺材从水里冒了出来。非常的突兀,好似凭空出现的一样。

棺材严密,这玩意本就是让人害怕的东西,我也不敢上前,紧紧呆在葛大爷身边。

要说这口石棺少说也有数百斤,但却悬浮在水面上,不得不说让人惊奇。石棺随着水流缓缓流动,朝着我们这边漂过来,若是冲破了渔网,那就是要进入大海了。

我的心情七上八下的,想要找个东西防身,可身旁连个石头都没有,没办法只好捡起一块石头。葛大爷看到棺材漂过来后,也开始表情凝重,直到棺材到了渔网前,他立马起身,将一张符放进桶里,原本凝固的鸡血立马化开了。

然后将水桶里的鸡血洒了出去,正中棺材上,“滋滋”的声音在棺材上响起,那青苔一下子燃烧了起来,瞬间成了个火棺材。

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葛大爷立马朝我喊了声:“有才,快过来帮忙。”

我愣愣的跑过去,刚想问帮啥忙,葛大爷一脚踹向我的屁股,直接将我踹到了河里,这下把我气的,这老家伙是想谋杀不成。

“葛大爷,你干啥?”我大叫道。

“别废话,你赶紧摸摸棺材下边有没有一枚棺材钉,快。”葛大爷脸不红心不跳,我严重怀疑这老家伙之前收的徒弟就是这样被害死的。

没办法,人都到了水里,我也只能硬着头皮,但是看到这口燃烧的火棺材,心里就打退堂鼓。硬着头皮划了过去,好在水里挺冰凉的,棺材停在渔网前动弹不得。

我深呼吸一口气,猛地扎到了水中,然后朝着棺材底部摸去,感觉手上全部都是青苔,甩掉了一点后,好不容易能够摸到棺材底部,果然摸到了一块钉子一样的玩意。

使劲的拔了下,还挺牢固的,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使劲往下一拔,那钉子才破开了。

与此同时,我感觉到这口棺材好像不稳定了,竟然沉了下来,急忙游到了一边。还未从惊慌中回过神来,忽然间,燃烧的棺材盖一下子弹开了。

一个身影从棺材里游了出来,我吓得急忙想要钻出水面,但那身影朝着我扑来,一把抓住我的脚往下拉扯。这生死关头,我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,使劲的挣扎,心里头对葛大爷一顿臭骂,难怪这老家伙不下来。

在水中挣扎了几下后,我低头一看,虽然水里面漆黑一片,但是我能够清晰的看到一双眼睛,冰冷无情、甚至带着点诡异。这就是那个尸夔,害死麻叔的那女人。

惊恐中我用手中的钉子胡乱的划着,好不容易挣脱开后一下子冲出了水面。

“葛大爷,救命啊!”我大喊道。

可扭头一看,这老家伙竟然不在岸边,我吓懵了,他人呢,难道跑了。急忙爬出了水面,身后水面哗啦一下,一道人影冲了出来,是那尸夔。

和之前的一样,这鬼玩意很漂亮,可在我眼里,这漂亮是魔鬼啊。哪怕没穿衣服,我也提不起兴趣。

尸夔朝着我一步步走来,我也害怕,愣是半天起不来,只能一步步后爬着。我心里懊悔,早知道就跑了。

这危及时刻,葛大爷终于出现了,朝我大喊:“快用手上的钉子朝她胸口刺去。”

我幽怨的看着这老家伙,咋说的这么好听,有本事你来啊,没办法只好壮着胆子朝着尸夔冲过去。

要说人有时候就是被逼急了,这尸夔两次害我心惊胆颤的,咬咬牙也不管了,冲过去直接朝着她胸口刺去。当然这鬼玩意也不傻,直接躲开了,双手朝着我的胸口抓去。

葛大爷冲上来用木剑一挡,大怒说:“你这尸夔,本该镇压在水中,为何出来兴风作浪。”

尸夔盯着葛大爷,脸上永远看不到愤怒,有的是冷漠,反而还有点鄙夷,我疑惑的朝他老人家一看,发现这老家伙竟然盯着尸夔的胸部看。

也难怪连尸夔都鄙视他了,连我都看不下去了。你说你一个老正不经的,盯着一个女鬼看啥。

葛大爷也知道自己失态了,咳嗽了下,然后手中出现一张镇灵符,朝着尸夔贴去。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专门朝尸夔的胸口贴去。

那尸夔倒是挺厉害,躲开后立马退回到了水中,葛大爷也没办法了,水里也斗不过人家。

我想起麻叔的死,心里也来气,走到岸边说:“我又没害你,为啥要咬着我不放。”

尸夔一双冰冷的眼睛盯着我,把我都看发毛了。

“男人都该死。”尸夔的嘴巴蠕动,说出了五个冷冰冰的字。

我也犯嘀咕了,心想我都还是处男,又没侵犯你,咋就和我杠上了呢,一旁的葛大爷发话说:“别听这尸夔的,想害人还有理由了。”

我一想也对,鬼话七分都是不可靠的,除非是好鬼,不过尸夔下水了,我俩也没法动手。

葛大爷在我耳边嘀咕了下,还指了下我手中的钉子,这玩意是个棺材钉,刚才匆忙没来得及看,只觉得就是块用木头打造的钉子罢了,看着也没啥稀奇的。

不过尸夔看样子还挺惧怕的,后来我才知道,棺材钉其实有镇邪的作用,一般行内人都会用来镇住棺材,以免里头的尸体变异。

按照葛大爷的说法,这口石棺上面的棺材钉已经消失了,下边肯定还会有一枚,所以这也是刚才他为什么让我下水的原因。

那口石棺已经慢慢熄灭了火焰,尸夔竟然慢慢的在后退,葛大爷急了,又准备朝我屁股踹上一脚,这一次我直接躲开了,这老家伙太不靠谱了。

“别愣着了,快用棺材钉刺尸夔的心脏部位。”葛大爷催促了下。

“您老太不靠谱了,我就帮您这一次。”我咬咬牙,心想也不能让她跑了,不然下次死的可就是我了。

于是跳进了水中,一把朝着尸夔扑了过去,这鬼玩意整个人身子非常的冰凉,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,竟然也抱着我滚向了棺材中。

我心里暗道不好,他娘的进了人家的老窝了,尸夔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,旁边的棺材盖竟从水中慢慢的浮了起来,眼看就要被盖上了。

危急关头,葛大爷扔过来一张镇灵符,正好掉在我的背上。于是急忙用手一拿,然后贴在了尸夔的脑门上。

一声凄厉的惨叫在黑夜中格外的渗人,我听得心里发慌,哆嗦着手拿着棺材钉,在尸夔的心脏部位犹豫了好久。

这鬼玩意和之前一样,脸上开始起了皱褶,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恐怖了许多,符眼看就要被燃烧完了,我狠了狠心,既然当不成君子,那就当成小人好了。一把将棺材钉刺入了尸夔的心脏部位。

这一下子,惨叫声更凄凉了,尸夔整个人剧烈的颤抖着,身体开始冒着黑烟,尤其是心脏部位,更是有一股子恶臭味。

我急忙挣扎开,然后连滚带爬的出了棺材,等到了岸上还惊魂未定。

棺材内的惨叫声持续了有几分钟,直到黑烟散尽,我才壮着胆子凑近一看,里头只剩下了一堆灰色渣滓。看来尸夔是死透了,心里松了口气。

葛大爷盯着这口棺材,竟然自个下河,在棺材里翻找,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找尸夔的贴身衣物,最后让我过来将棺材盖弄好,表情沉重的走上岸来。

然后将渔网收了起来,棺材立马朝着大海的方向驶去,慢慢的消失无踪。

等熬棺材远去后,我才询问葛大爷为啥进入棺材里头看,他也没隐瞒,解释了原因说:“尸夔从内陆飘到这来,肯定是有原因的,所以我在看有没有尸夔的墓志铭。”

按理来说死人一般是没有墓志铭的,但尸夔却是个例外,葛大爷在上边只发现了个地址,是一个村子,离我们所在的渔村不远,也就是十几公里左右。

我本来以为这事已经完了,但葛大爷却摇摇头,说让我明天陪他去一趟那村子。

看来这老家伙是真将我当成徒弟了,等回到渔村后,还让我先回去收拾一下衣物过来。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热门小说